「他父親看見,就動了慈心……」
路加福音 15:20

「回歸天父的心」,不是一個聚會,也不是一個課程。「回歸」是一個旅程,其終點不是一個地方,是天父的心,是歸到一個關係裡。

我們不是從信主的一刻開始,就是神的兒女嗎?既已信主,不就是已經「回歸」了嗎?不錯,信主之後,我們確實擁有天父兒女的身份,但我們卻常常沒有跟天父進入一種父親 — 兒女的關係。天父,頭腦上我們認識,祂是天地萬物的主宰,很偉大,也很可畏,總之就是很遙遠。祂未必會很關心我,我也不大想衪來管我的事,總之最好別得罪祂。我的命是我自己的,我要靠雙手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,物質的、關係的、甚至「屬靈」的。這種狀態,我們稱為「孤兒」。

「浪子的比喻」(路15:11-32) 中的兩個兒子都有兒子的身份,活的卻是孤兒的生命。小兒子不相信父親能給他真正的快樂,拿了家產就遠走,要把快樂自己找回來,結果花光一切,潦倒渡日。他在家中窮得只有家產,是反叛型的「孤兒」。大兒子呢,他在家中的份就是工作,不敢違背父命,也不信父親樂意送他禮物,是奴僕型的「孤兒」。兩兄弟一個選擇走,一個繼續捱,兩個都不信父親愛他們,也不認識爸爸的心。

「他父親看見,就動了慈心……」他看見潦倒的小兒子,就跑去擁抱他;他看見惱怒的大兒子,就出來勸他。天父看見亞當、夏娃的無助,就為他們造皮衣。衪看見祂百姓在埃及的困苦,就藉摩西帶他們離開埃及。祂看見他們受外邦人的欺壓,就為他們興起士師、君王來拯救他們。直到新約,主看見許多的人,如同羊沒有牧人,祂自己就牧養他們,也為他們打發人出去收祂的莊稼。祂寬容一個又一個世代,因祂不願一人沉淪,乃願人人都悔改。

父親動了慈心,不單想解決兒女的困境,更想是兒女能體會祂的心。這包括天父對我們的關懷、接納、醫治,更包括祂對這世代的心。祂希望小兒子接受祂的擁抱,更希望大兒子分享祂對失落的兄弟的關注。「回歸」是被父親擁抱,更是要聆聽爸爸的心。

生活越困苦,孤兒的聲音越響亮。愛心的服事能舒解人的困苦,但卻唯有「兒子」才能讓困苦人知道自己有「父」。也唯有「兒子」才能明白父的心,做父所吩咐的事情,讓奇妙的事情發生,讓更多的孤兒進入父的豐盛裡。

天父動了慈心,祂在呼喚教會要「成為」兒子。起來,回到父親的心裡。